王也的张大床

一露✔冲神✔bg党bl可吃,全职粉,乙女游戏狂魔,最近是王也的张大床(。・ω・。)ノ♡

为你而来*八『方应看x你』

憋了好久终于产出了。
距离我自己所想的虐度还差了一点。
没办法下手啊我的小侯爷
希望大家看的开心『还没忘记前文orz』

你去找了赖药儿,说明了在燕无归那里得知的关于蛊毒的消息。
赖药儿眼神一亮,“知道是何蛊毒,便有法可解,只是…”
“只是什么?”
“这蛊母在你体内已久,恐要用烈药才能驱除。而且你现在的身体,怕是不能承受。”赖药儿故意加重了你这个字,你也一瞬间懂了他的意思。
“我倒是有一个办法。对方要我死,肯定是在我死的瞬间蛊母也会衰弱下去。我们也可以将计就计,引出敌人的同时,废掉蛊母。”
“这计倒是有几分可行,只是你”
赖药儿露出些许不忍的神色。“姑娘为何要做到这个地步”
你摇摇头,“多谢赖神医垂怜,只是我。终究不属于这个地方。近来已隐隐有溃散的迹象。倒不如,趁着我还在的时候,多做一些事,也算是还了三妹的情。”
“你的心不是已有所属吗,怎么会不属于这个地方?”
你的呼吸有一瞬间的停止。想说些什么却又觉得理由都非常的无力。
“罢了,既然是你的决定,我自当尽力。”
你托赖神医将蛊毒的解毒秘方散播出去。其中的一味药更是要到很远的地方才能寻到。
 
果不其然,当晚,方应看委婉的表示要出趟远门。你假意要跟去,方应看难得耐下心来哄你。
“听我的话,乖乖在家等我。若实在无聊,可以让彭尖带你出去逛逛。”
你转身背对他,听他给你安排几日的行程,差点掉下眼泪。
“怎么了?你不愿?”方应看拉你转过身来,皱了眉。“怎么哭了?你若实在… …”
“不是!”你生怕他做出什么意料之外的决定,一下子抱住他。“我只是想,多跟你在一起一会。”
“没事的,前些日子已经让府内增加了侍卫。我不会再让贼人伤害你了”
方应看也用力抱住你,“等我回来,相信我”
“嗯,你要好好的。”你读懂了他的言外之意,若是自己走了,三妹回来了。希望他不要迁怒三妹才好。
方应看出门之后,你也行动起来。托燕无归将消息散播出去。之后便独自出发前往宋辽边境。
根据查到的消息,你到了盛家庄附近,心脏剧烈的疼痛了一下。
“你感觉到了吗?”你捂住胸口,喃喃对自己说。“别担心,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我会把你的身体还给你的。”
毕竟,三妹是这么好,被这么多人视若珍宝。
不知不觉间,周围多出了一圈黑衣人。你觉得头愈发疼痛起来。
有什么画面一直在脑海里闪现。
领头的黑衣人冷笑了一声。“那个叛徒提供的线索倒是真的,不过你也是居然蠢到自己送上门来,难道是回想起当年的场景了?都不用我们动手就倒下了。”
你强撑着,拼命地告诉自己还不到爆蛊的时间。
听他继续说》“那个时候,你母亲拼命的求我们不要伤害你,还说什么要是放过你就任凭我们处置。真是愚蠢之极哈哈哈”
眼角闪过一丝微光。你不再控制自己的蛊虫,蛊纹因你的愤怒快速生长,你眼见蛊纹愈发完整。直接冲向了人群。
那领头的黑衣人还想嘲笑你不自量力,就惊讶的发现你的气势不断地攀升,内力也愈发浑厚。这时,那叛徒的话才在自己耳边响起。“不要试图激怒她,否则你会死的很惨。”
当时只觉得是个笑话,一个被蛊虫控制的女人罢了。
思绪只来得及想到这里,眼前一黑,身首异处。
 
你觉得自己不断坠落,不断坠落,这次在下方等你的不是长大口的蛊虫,而是同你别无二致的女子。
蛊虫似乎没有注意到你们,被鲜血吸引蛊虫变得越来越大,
“三妹?”你试探着叫了一下她的名字。
她转过头来冲你微笑。
“谢谢你”
你平静下来。“对不起,占了你身体这么久”
“上次爆蛊之后我也沉睡了很久,该谢谢你。”
你能感受到你们之间有一股若有若无的联系,隐隐约约从遥远的地方传来了方应看的声音。
她在背后推了你一把,“去吧,你该跟他道个别。”
你勉强睁开眼睛,果然是他。
“你,怎么,会来?”
“你是猪吗?把自己搞成这个样子?!”
方应看有些手足无措的吼道。
“你才是,我都,计划好了……你不应该……”
“是,是我的错,我不该离开你。”
方应看将你的手贴在自己脸上,试图挽留。
你摇摇头,“我……对不起……”
明明在道别的时候应该说的话还有很多。
比如,你要好好的,比如,我是回到该去的地方……
可是看到他的眼神,你觉得应该好好道歉。
意识渐渐远去。

方应看看到赖药儿,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
“你能救她对不对?只要你能救活她,我愿应你一切”
“我,不能救她。但我们能救三妹。”
话说的绕了一些,方应看却懂了。
“她,当真回去了?”
听他有些颤抖的话,赖药儿却没有回复。伸手在三妹身上几处穴道点了几下,又掏出一枚丹药助三妹服下。
“咳……咳!”怀中的人幽幽醒来,对上了一双深情且悲伤的眼睛。
三妹还有些混沌。“你,是谁?是你救了我吗?”
见三妹的态度还有些许畏惧的眼神,方应看当真相信三妹不再是她。
她已经从这个世界消失了。
“不是我,是,我心爱的姑娘。”
“那位姑娘可好?”
方应看垂下眼,将三妹交给赖药儿。
赖药儿带三妹走的时候有什么东西从三妹身上滑落。
方应看无意间瞥到,却像触电一般楞在原地。
那是一片血红的枫叶,这个季节红叶本该未染红,竟是被她的鲜血染红的。
上面只写了三个字。
『与君别』
 

为你而来*其七『方应看x你』


你低声对燕无归说,"一会把我敲晕,赶紧跑就是了。"
燕无归楞了一下。有些欣喜的眼神收了回去。
这么快就调转了保护者与受助者的立场。
你继续作出害怕的样子嘤嘤嘤。
"方应看,你别……"
话音未落,你瞪大了眼睛。
只因方应看瞬间而至,枪与剑碰撞产生的声音在你耳边嗡嗡作响。
燕无归低头,想起你刚刚的嘱托,剑背斜斜指向你,
你觉得后颈一凉,
却在下一瞬间被方应看拉入怀中。
燕无归眼神黯淡了一分,未曾恋战,转身几个起落,就消失在众人视野当中。
"侯爷,要不要追?"
"不必了,以那人的武功,你们去了也是送死"
"还有,你为何要回护他?"
你……
撒谎被拆穿了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你硬着头皮回答,"是我一个故人"
"哦?故人为何要擅闯神侯府?为什么还要用软骨散带走你?"
方应看转身,脚步却有些虚浮。
"姑娘,侯爷这两天都没怎么睡觉,一直差人寻你,侯爷真的,挺担心您的"
彭尖不住的用眼神示意你。
你快走两步,扯住方应看的袖子。
"何事?"
听他薄怒的语气,你赶紧认错。
"对不起,我错了。你不要生气。"
你再三保证之下,方应看终于有些无奈的染上了些笑意。
"你这么蠢,没有我可怎么办?"
那个时候,他还不知道,在前方的,是名为历史的命运在等待着他们。



为你而来*其五(方应看x你)

"你这么淡定,是相信他会来救你吗?"
"……卧槽!"
他不提还好,一提起这件事你浑身鸡皮疙瘩都战栗起来了。
刚才一直在想燕无归能查到什么,却忘记了你被从侯府掳走这件事情……
"现在整个汴京,都是在搜寻你的士兵。"
"能让我回去吗?"
"不行,外面不安全。"
你敏锐的察觉到燕无归一瞬间的紧绷。
不安全,结合刚来到这个世界三番五次被追杀的经历,确实是不安全。可是自己现在基本跟侯府绑定关系了。
看起来像是冲着玉符来的,可是,无情师兄没事,方应看也没事。
"为什么……是我?"
燕无归抬头,神色有些痛苦。
"因为万蛊之母,在你的体内。"
"……我还真是,中大奖了啊。可是为什么?"
"都说苗人善蛊,但是也是要付出代价的。十三年前,苗人攻打村庄,在一个小女孩身上试验了这蛊虫。"
燕无归抬起头,似乎流露出一丝,回忆的神色。
"许是小女孩命大,竟然没有当场毙命。甚至因为情绪激动,控制了现场苗人的蛊虫。苗人大喜,却因为意外没来得及回收蛊母。"
"你被带回三清山,有人相助才压下了蛊虫。可是前些日子,苗疆这边突然出现了万蛊朝服的盛况。"
"有人说,是十几年前的母蛊机缘巧合下进化了,成了万蛊之母。现在,苗人就是来回收这蛊母的。"
"那与辽人有何干系?"
"苗人善蛊,然势弱。所以与辽人联手,欲在混乱中取你性命。"
"我查到的就这么多。"
"谢谢你,愿意告诉我这一切。燕无归,我要回去!"
你稍稍运功,却发现身上乏力,手臂的蛊纹隐隐有扩散的迹象。
"你不要命了?!"
燕无归抓起你的手,给你传输真气。勉强压下去了你体内躁动不安的蛊虫。
你睁开眼睛,"燕无归,我不需要你的保护。"
他盯着你的眼睛,许久叹道。
"你,要是没有那么敏锐就好了。"
你恢复了一点体力。
挣脱开他的怀抱往外走。
这次,他没有再拦你。
只是,你刚走到门口,就听到彭尖的声音,"侯爷,应当就是这里。"
"给我搜!"
"是!"
你没有犹豫跑回去,
"燕无归,拔刀!"
把他的刀架在自己脖子上,在彭尖带人破门而入的一刹那,大喊。
"方应看,救!命!啊!"
燕无归:……
方应看:……
彭尖:姑娘你戏真足…………

为你而来*其四『方应看x你』

你在内室想的七七八八,又试图捋出时间线。
忽而闻到了一股香甜的味道。
昏迷过去之前,你连声音都没来得及发出。
 
听完彭尖的消息,方应看略微沉下脸。
果然!目标是她。
暂不提来自千年之后的事,身上的蛊毒已经够他头疼了,现在又关乎国事。
内室的安静在这样的气氛下显得格外诡异,方应看唤了声你的名字,无人应答。他用手中折扇撩开门帘。
彭尖觉得几乎有些承受不住侯府主人强大的气场。
"彭尖,
给我查"
"属下领命"
小侯爷,是真生气了。
彭尖苦着脸,恨自己当初乌鸦嘴。
虽然说姑娘成了侯爷的弱点,不过他也不希望姑娘真的出点什么事,到时候怕不是真的要要陪葬了。
……………………
从昏迷中醒来。
"燕无归?"
"你好像一点也不惊讶。"
燕无归有些好奇。
"无情和问舟师兄自然不可能这么做,别人想来也没这个能耐出入侯府。是辽人就更不可能了。想来就只剩下你了。"
你发现自己甚至没有过多惊慌。
"燕无归,你是不是查出了什么?"
"是"
可他又不肯多说半个字。
你能察觉出他对你并无恶意,甚至多次对你出手相助。
你试图转移话题,"你对我用的什么药?合欢散吗?"
”咳咳“百年冰山脸难得被呛到。
 
“禀告侯爷,屋里应当是用了软骨散。”
“人呢?有消息了吗?”
“没有,对方武功应当十分高强,才能绕开府中的防卫。既然是带走了姑娘,又用的是软骨散这等对人并无伤害的药,想来姑娘暂时不会有什么危险。”
“府里人近来都闲散了哈”
方应看虽是带着笑意说出这句话,彭尖却觉得身上一片发冷。
“属下明白了。”
“继续查,我就不信,这汴京城内还有我方应看查不到的人!”

为你而来*番外篇:生辰之误『方应看x你』

(前半段在上篇文章里,额就不放链接了,想看的可以自己去翻翻。。。)
(继续求小红心+评论呜哇
想看侯夫人的反馈)

"嗝"你打了个酒嗝,
凝固在他们之间的空气啪地碎落一地。
方应看:……
追命:……
李师师忍不住轻笑出声,"姑娘看似是醉话,三公子大可不必当真。"
朦胧之中,好似看到了方应看。
"方应看,你怎么来的这么晚!"
你的话里带了点委屈。
方应看上前一步,打横抱起了你。
追命没有再阻拦他。只是默默看着。
突然明白了无情最近心情不好的原因。
你捉住方应看的衣襟,傻傻的笑了一下。
"傻笑什么?"方应看问。
"虽然迟到了,可你还是来了啊。我就,不生气了。"
"你还生气!早上莫名其妙的发火,我打发彭尖在小吃街寻了一天,也没想到你会跑到甜水巷这边来。"
"方应看对不起……"
听见你认错,方应看烦躁了一天的心情终于得到了些许缓解。
"人我带走了,追命捕头"
算是跟追命打了个招呼,方应看抱着你回到轿子。
"回府"
"是,侯爷"
回到轿中,方应看捏了捏你的脸,想了想还是问道。
"今天为什么生气?"
"是我生日。"
"为什么不跟我说?"
"因为上次你过生辰的时候那么生气,反正,也不差这一天……"
"就差这一天!"
方应看斩钉截铁的说道。
"啊?"你因酒的缘故,大脑还有些懵懵的。因此前面的对话几乎不假思索就说出来了,此时方应看的回复让你一时之间反应不过来。
"你的事,我一天也不想错过。"
他握住你的手,指尖传来的温度几乎有些发烫。
轿子平稳的前进,方应看略带凉意的声音传来,
"我原名方应砍。给我取名的人认为我不应该活着,后来方巨侠给我改名方应看,意为所有人应当看着我飞黄腾达。"
不知是不是他略带凉意的声音的缘故,你的酒意渐渐褪去,忽而明白了为何他会因一晚长寿面大发雷霆。
"我代父受封,一步一步走到今天的位置,世人仰望我也好,畏惧我也罢。我都不甚在意。唯独你,入了我的眼。所以,你的事情,我已经错过了十八年,却不想时候的日子少一天,一个时辰都不行。"
"今日你生辰,"方应看难得露出些许懊恼的神色。
你大约明白了他在懊恼没有为你准备礼物。伸手摇摇他的袖子。
"我想去看星星。"
"星星有什么……好吧,还是想去之前的孔明灯上吗?"
"没有,就去城外的山坡就好。"
"好,听你的。"
许是今天是你生辰他表现出了极大的温柔。
到了野山坡,彭尖他们自觉退下了。你与他并排坐在山坡上。
"你看,星星真好看。"
"嗯,好看。"说是这么说,不过他全部的目光都集中在你的脸上。
换做平时,此刻你大概早就羞红了脸跑开,可是今日,你想要直面他炽热的感情。
"方应看,我好久没看到这么美的星空了。谢谢你的生日礼物。"
"是你自己提的,不作数。你想要什么?"
方应看微微侧过头去。
"方应看,我同你一样,想要为大宋做些什么。为天地立心,为生命立命……
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你借用了张载的名言,说出来之后觉得自己心境也开阔许多。
方应看因你的话吸引转过头来,被你的笑容晃到了。
刚刚你在说话的时候,眼里似乎有星光闪烁。
你认真地看向方应看,"但历史的洪流裹着着个人。现在觉得是错的,千百年后未必还是错的。"
还想说些什么,突然头痛起来。
你有些支撑不住,跌倒在他的怀里。
黑暗之中,似乎有人在对你说。
"不要妄图改变历史!"
"你要回去吗?"
……黑暗的尽头透露出一丝光亮,你奋力奔跑过去。
"方应看!"
"是我,我在!你怎么了?蛊毒又发作了???"
你不想让他太过担心,"我现在醉了"
"胡闹!刚刚不还好好的?"
见你虽然脸色有些苍白,但是并没有其他的反应,方应看稍稍放下心来。
只是下一刻,他就绷紧了身子。
被你推到了。
"你做什么?"
"方应看,你刚刚不还问我要什么作为生辰贺礼吗?"
你笑了,有些蛮横的低头咬了一下他的嘴唇。
"我要亲亲,要抱抱。
我要……方应看,你这个人……"





























"好好的"

为你而来*番外篇『方应看x你』

不想放在正文里,跟姻缘剧情『生辰之误』是对应的。
写了一半,先放出来,明天补齐

你与方应看置气,
一口气跑出了侯府。
距离他上次生辰之时大发雷霆过去也没多久,你未曾将生日告知他,
他便自然无从知晓。
可是你还是与他发了一通脾气,将所有的错都推到他身上。
明明知道应该去道歉,可是怎么也挪不动脚步,见他没有同往常一样派人寻来,又忍不住胡思乱想,
思绪乱成了一锅粥。
"哟,这不是三师妹吗?"
"?"久违的听到三师妹这个称呼,你下意识有些想逃。
"见你追命师兄跑什么呀?不记得之前跟我的约定了吗?来喝酒!"
你隐约想起来,不是无情师兄或者问舟师兄,至少不会让你心理压力太大。
你也不知去向何处,便坐了下来。
旁边的女子巧笑盼兮,弹奏完一曲也过来敬了杯酒。
两杯酒下肚,你就趴在了桌子上。
惊愕的追命师兄:你的酒量何时变得这么差了?
师师在一旁笑道,也许是酒不醉人人自醉吧。
你见这两人言笑晏晏,心中委屈更甚,哇地一声哭出来。
追命:????三师妹你怎么了?谁欺负你了??我去揍他!
你醉酒后头晕晕的,只听到了欺负些许字眼,不管三七二十一,喊出了方应看的名字。
追命的神色有些发冷,旁边却传来了扇子收合的声音。
"本侯爷就在这,你想怎样?"
"方侯爷权势滔天,可是也欺负不到我神侯府的人吧,还请侯爷给个说法"
追命嘴上客气,眼神却愈发冷冽。
"哦?我倒不知道,她何时又成了神侯府的人?"
方应看略微挑眉,与追命身上的气场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为你而来*其三『方应看x你』

在开车边缘试探(然而并没有驾驶本)
再次不要脸求小红心小蓝手。
评论多多(转发ycy)
希望大家喜欢

“侯爷!”
彭尖在门外通报,语气中透露出一丝焦急。
“方,方应看”你因这突如其来的声音缘故,勉强拉回了一丝理智,一把推开他大口呼吸新鲜空气。
方应看也有些动情,被你推开本有些不满,但见你脸通红通红,嘴唇也翘了一些,不自觉嘴角勾起一丝笑容。
你瞪了她自觉应该退避,起身准备离开。
“不必,”方应看本想出口挽留你,却不想你的样子落入旁人眼中。
“罢了,你去内室等我”
等你进去,方应看收回目光。
“进来”
再开口又是一如既往的给人压力的威严。
“何事?如果不是要紧的事,直接领罚去。”
“侯爷。”彭尖苦着脸,“事态有变”
你在屋里,因着这身体主人遗留下来的武功,外面说的话倒是不怎么费力就能传入你的耳中。
不过此时你倒没什么特地去听他们的谈话。
一会是周师傅说的“不可擅自更改历史”
一会是彭尖对你说的“你现在已经成了侯爷的弱点了”
 
在现代虽然工资不高,但是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本来就是很幸福的。
因为那幅画,你莫名其妙来到了这里。
大概没有人能想得到,你来到这个世界,也是很害怕的。
睁开眼就面对的是刺客。
当时还觉得是大梦一场,还因为有了武功沾沾自喜。
差点死了的时候才发现,这并不是一场梦。
自己穿越了。
是因为这胎记,或者说是这身体的蛊纹?
是不是碰到那幅画,就能回去了?
之后遇到了很多人,害怕被戳穿所以只好借用了这身体主人的身份。
自在门的三师妹。
她肯定是很好的女孩子,要不然怎么会有这么多人对她好呢?
世人幻想的无情师兄,温柔的问舟师兄,追命师兄,燕无归,…
可是那些人对自己越好,你就越惶恐。
因为他们看到的,是三师妹,不是你。
然而,跟你扯上了关系纠缠不清的人,偏偏是方应看,
你印象当中的方应看,是为了利益无所不用其极的人。书里写他,野心勃勃,城府极深。仿佛他本身就是贪婪、自私、虚伪、阴险、狠毒……这一切一切的集合。用「天使外表,魔鬼心肠」这八个字来形容方小侯爷绝不为过。
可是这种人,也是最好交易的对象。
你有着自己的打算,以侯府的地位还有势力,也许找起王希孟来会更容易一些。
这一路上,你虽然在现代见识过了各种套路,但还是被他撩的不要不要的。
只能不断告诉自己,我是要回去的来麻痹自己的感情。
却没想到,他甘愿为了你做药引,取了心间三寸血。
被压抑的感情宣泄而出,你败的一塌糊涂。

为你而来*其二『方应看x你』

求小红心还有评论呜哇。
产粮需要动力qwq

『你相信我吗?』
『什么?』
方应看皱起眉头。你带给他的"秘密"太大,他还没来得及完全消化完。
『相信我,说的话。你不怕我是妖魔鬼怪吗?』
『那又如何?』
一直以来,方应看都有种奇怪的感觉,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无情的小师妹吸引了自己的注意。
贪嘴,愚蠢,没见过什么世面。
对周围的一切充满了好奇心,
见什么都是一副兴致勃勃的样子。
而且他能感觉到,她不怕他。
不仅仅是直呼他的名字,连看向他的目光,都是笔直的,不掺杂任何惧意与敬畏。
让他,
想让这样的眼神,
染上自己的颜色。
之前总以为她是江湖儿女,却总有种挥之不去的违和感。
现在却总算明白了缘故。
就算是你,也被方应看那句那又如何惊到了。
『我占用了别人的身体,还擅自享受着别人对原主人的关爱,无情师兄,追命师兄,问舟师兄……他们,都不知情……』
『你一定要在我面前提起别的男人吗?』你见方应看脸色沉下来,再度无语。
刚想说些什么,方应看欺身过来,精准地捉住了你的唇。
你只觉得大脑轰地一下子炸开,晕晕乎乎接受着这个带有强烈侵占意味的吻。
直到这个吻结束,你的大脑还是在当机的状态。
方应看挑挑眉,『还有力气想别的男人吗?』
『这这……这是我的初吻!』
你羞红了脸,几乎不敢直视他的眼睛。
却不曾想,这句话极大取悦了方应看。
他意味深长笑了一下。
你有些嗔怒,怪他的游刃有余。
『好巧,这也是我的……第一次。』
方应看故意中间停顿了一下,并加重了最后几个字的读音。
你有些吃惊地抬头,直直的撞入了他的眼睛,仿佛要被吸引进去。
『来,张嘴』方应看眯起眼睛,再次凑近,循循善诱。

"我完了"
这是你能想到的最后一件事。



为你而来*其一『方应看x你(三妹)』

写在前面。
方应看实在是太撩了啊啊啊啊(土拨鼠尖叫)
所以下手了。
也有最近吵的很厉害的原因,旅妹魂穿占了三妹的身体,享受着别人对三妹的关爱诸如此类的。
对我自己来说,我还没开始深入玩端游,也没接触过端游里的三妹。
不过一个攻略恋爱游戏,我自己真觉得没必要太过较真。
当成平行世界,或者当成千年一梦,
端游里的三妹还在,并没有消失。
不过还好,我喜欢上的方应看,不是因为三妹才喜欢上旅妹的,庆幸的是,这是他们开始的故事。
(不过手游里女主,是太傻白甜了些,所以文里的女主可能会调整性格。)
希望大家喜欢。
亲亲。

『方应看,我有个秘密要告诉你。』
『哦?什么秘密?说来听听。』
『这件事可能会……』
见他仍旧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你忍不住有些打退堂鼓。
兹事体大,万一他不信,不对……
你咬了咬嘴唇,有些痛苦的摇摇头。
『还是不想说了。』
他眉间带上几分冷意,
『是不是彭尖又多说什么话了?』
『没有』生怕他迁怒其他人,你赶紧摇头。
『那又是怎么回事?莫不是最近无情又跟你说我的坏话了?』
『不关无情师兄的事,方应看你又在乱吃什么醋!』你有些哭笑不得。
『谁说本侯爷吃醋了!』听到你话中明显的回护之意,方应看脸又拉长了几寸。
『方应看我喜欢你』
他脸色缓和了些,却仍旧板着脸道,『这句话没用』
『方应看,我喜欢你。』
说这句话的时候,似乎勇气又回来了一点点。你再次开口,
『方应看,是我,喜欢你。』
他扬眉,隐隐约约察觉到你还要说什么,没有打断。
『是我,不是别人,不是无情和叶问舟的师妹,不是自在门的三弟子,』
见他脸色终于有些动容,
你继续说,
『如果我说,我不是三师妹,而是来自千年之后的过客呢?』
方应看似乎一时没消化你话中的含义。
看见他难得懵逼的脸,你竟莫名其妙的有些觉得好笑,但还是继续说了下去
『我不知道为何而来,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回去,』
『你要回哪去?!』
方应看一把抓住你的手,似乎是怕一转眼你就会消失。
『我说过了,你这只手被我握过,就不许别人再握,你还想去哪?』
语气里,竟是罕见地带了几分急躁。

你想过他可能会不在意,
可能不信,
可能会把你当成妖魔鬼怪抓起来,
可能会就此与你分开,
万般可能,
可你唯独没想过,

"他会害怕,
害怕你会离开"